见贤思齐焉

安静。

如果爱好一辈子只能是爱好,这件事才更可怕吧。

无感瞎写

你怎么出来了。我明明把你哺育在象牙塔里,灌溉以星辰和梦幻,用金银和宝石作为你的玩物,你有属于自己的玫瑰,还拉来狐狸作为陪伴,甚至还会为你撰写诗篇,你怎么出来了?

我怀念…我的高三

我想到我的高三了…
我今年大三了,快要考研了,才刚刚有一些,高三真的过去了的实感,然后就要开始怀念。我看着我列表里一届又一届毕业的高三生,才从我杂乱无章的记忆里找到,高三的模样。
我怕我忘了,所以我该记一下。
没什么特别难忘的事,我最喜欢的学姐说,遗憾的事情,可能才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事,可我似乎也没什么可称之为遗憾的事,一定要说的话,可能是当时政治课睡着了起床气犯了,差点砸老师一个玻璃瓶子吧……
我不喜欢我的高中,它显得有点刻板,还傻气,学校里的人,也都是普普通通的人,这让我有点难以待下去,说真的,有一种飞鸟被禁锢在海洋的窒息感。
我不被高中的同学所喜欢,所以连不算正规的,毕业前三五学生一起照的毕业照,我都没有参与,他们没有邀请我,我自然也放不下这个面子。
我的高三哭过,哭过一回,因为老师间接的告诉我说,我不被大家接受,也不被认可,就像是被隔了一层膜,我努力去冲破,却被老师直接下了定义,系了死扣,所以后来也就不那么想要迎合任何人。
政治是一门太难太难的学问,学了三年也没有学会,其他学科都还可以,只有政治没上过五十,我都服气了,无论它放在第几门考,简单还是难,我都考不到好分数,可是啊,这些知识点我全部都背过了,到了用他们的时候,还是一个都不对,…服了。
我学校里有一学校的花,高三时候会逃课去看,和亲友吐槽老师,买点小零食,绕着花园转上两圈,在拍拍花,就很开心了。
晚上骑车回家,就会先和亲友们去吃一点街边的小吃,像是章鱼小丸子啦,烤冷面啦,还有麦当劳,好利来,这种,每天换着花样吃,但是也会吃腻了…后来就吃冰淇凌,导致现在胃寒,也很酸爽。
快高考那会天天进政治办公室,给老师背政治,背到旁边化学老师都就着我的念叨睡着了,背到化学老师都会背了,政治老师终于放人了,说我能考过六十了,他算是放心了…然后其实也没有。
班主任是地理老师,最害怕我睡觉,那时候体力有点差,看老师进门跟看见安眠药一样,止不住的打瞌睡,地理老师那个语调就抑扬顿挫,每次都把我吵醒才算罢了,她一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我,但是她说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。而别的老师呢,有别的办法。
大三们老师是不管我睡觉的,他们只在他们觉得我应该听的时候把我叫起来,至今还记得语文老师讲逍遥游的时候,我实在太困了,他点名叫了我七次,一脸疑惑的问我,不应该呀,这是你喜欢听的呀?数学老师就没这么文雅了,他会去摸我的耳朵,而我的耳朵是很敏感的了,睡梦中一碰,差点跳起来,这时候他才接着将后面的题,他有一次还问我,要不要再多考十分,那样子的话,可能会有一点难,但是我可以做到,我想了想,拒绝了他,自此以后,他就用他的办法强逼我学那十分了,可能就是先礼后兵式吧,英语老师会更温柔,她基本不会管我睡不睡觉,反正分数还算满意,也就不要求什么了。
后来高考的时候两天没睡好觉,就觉得亢奋,然后高考下了两天雨,穿着外套也没有很热,就这么过去了,我看别的班的同学有人在哭,也有人在笑,
还有哦…我报考学校的时候呀,也觉得自己有无尽的可能,直到老师吐槽说,就您那孩子,别学法律了,那点儿政治还搞不明白呢。
我的高三不好玩,也没有什么特别感动的瞬间,但是我依旧怀念他,就像我同学说过的话,我只是在缅怀自己的青春而已,与一切皆无关…

不管怎样都要做个让自己舒心一点的精致女孩。
保持住我喜欢的模样,但是还要更努力呀——
我要学不下去英语了,我想吐……
开始寻找英语美妙的地方。

脑洞源于,根据色块找不同质感

曾经有一个人这样问过我,他说为什么没有人说夜空是最正宗的黑色,他饱含着万物却不吐露,人们就将他遗忘,人们看星星,却很少在意他。
就像是人生八苦从没消失过,但是人们就是会刻意地将它遗忘,为了片刻俄欢愉,将半个人生入土,就像是孤独者与失语者,谈不上什么 特立独行,只不过是失去了一些东西,只好用别的什么去弥补,于是有的人就会骄傲,看那,他们爱我,从而真正的衰落与老去,有些人无助,只好将自己裹得更加严实,人们笑着看了一会,这人可无趣,便将它们抛弃,有的人恩,把他们的心血吐出来,然后变成正常人的玩物,甚至还被人自诩了解。这话听上去就像个井底之蛙,认得了那一角浅薄的天空,也不过是他自己的小世界,我难以想象,在这个世界,真正的世界,到底是以怎样的眼光看待世人,又是怎样的眼光看待这个逐渐疯狂的自己。有人说这一切都是艺术。
后来我决定这样回答他,因为夜空不会说话。

难过又无助

真的很气,怎么样才能拍好我的主题呢…而且说到底我的主题是什么呢?。可能因为我太迷茫所以照片也很难有故事吧

我觉得都很好

家里很干净,沙发也软的恰到好处,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的感觉很好,空无一人的屋子里也很清净,刚刚看到表,数字恰好是我生日,气氛也供我独立思考,一切都很好,就是有点冷清…